《夏日就要去海邊!?》連結:( 二 )

 

這間教室的學生們,因於不同的理由,在這炎熱的暑假還要來學校。

一邊坐著因為出缺席率太低的兩人,另一邊坐著因為考試成績不及格的兩人。

他們都寫著一大份的考卷,而那些考卷是老師指定要完成的,只要完成就讓你補足缺的部份,看似很划算但其實相當困難,每科都有出作業,但出的部份則是由老師自由決定,當然有些老師懶的看作業,也有些老師多出作業,學生們都默默詛咒作業出很多的老師。

對於少年們來說考卷不是難事,其中一個少年是因為身體狀況而常常缺席,在住院期間邊吃零食邊看書,這畫面對護士們來說都習以為常,雖然經過勸導但少年依然繼續吃,原因是少年見到護士開口第一句話「好餓啊~」,護士們都徹底無言紛紛議論著「你到底是來幹麻的啊!」;而另一個少年則是擁有看過一遍就不會忘的能力,那他未何要花費時間在上學讀書呢,他沒想到因為出缺席率太低還要來學校寫考卷,而且還被迫破要教那個整天笑的很開心的同學。

對於少女們來說考卷就不是好解決的東西,其中一個少女一天必須睡超過十二小時,哪來的時間讓她讀書,除了線上射擊遊戲「DEAD BULLET -1989-」;而另一位少女只是單純的「笨蛋」而已。

而他們的年級不同,為什麼會在同間教室?那是因為教室不夠用,暑假來臨前每個社團都會先預約教室,到最後反而要暑期補導的學生沒有教室可用,而那些暑期補導的學生就是那四個(問題兒童)人,其他學生則是寫完作業,早就回家娛樂去了。

「好熱‧‧‧‧‧‧」

坐在右側的少女嘆口氣,真的快熱死了,今天的氣溫不知未合比平常高上五度,昨天的天氣預報裡的大叔說:「好像可能會下雨。」,連好像、可能的詞都出現,這氣象節目是怎樣。

「咕嚕、咕嚕。」

而坐在他對面的少年則是用肚子的聲音回應她,接著從書包拿出一大堆零食。

「因為是夏天嘛!」

左側的少女停下手邊的筆抬頭轉向右側的少女,並回應少女。

對面的少年則是無視他們的對話,並用筆圈出少女數學考卷錯誤的地方。

「你這題寫錯了。」

從第一題錯到第十題,少年輕輕的嘆口氣,心想著:這家伙考試怎麼考的。難道那些考卷上那十位數的分數是用矇的嗎?

少年早就把老師發的一大堆考卷寫完了,再寫完交給老師後,老師竟然說:「如月同學應該沒別的事吧!那就幫一下楯山同學吧!」那句話根本就是把麻煩事推給別人一樣,少年當然把它當成耳邊風,準備離去時,老師又說:「如月同學你應該不想重讀吧?」威脅啊!很明顯的老師根本不想去做這件事,而且老師手上握著他是否要重讀的選項,當然他沒有白痴到會跟老師說:「不。」所以他只能去做這件事了。

看著少女遲遲沒有動筆,少年K下去。

「伸太郎也一起參與話題啦!」

少女的名字是楯山文乃,一手捂著被名叫伸太郎的少年K下去的頭,另一手指向伸太郎並喊話。

「吵死了!很熱。」

伸太郎簡短的回話,沒辦法她可是讓他花費時間及體力的罪魁禍首,當然要她快點完成考卷,這樣才能回家開冷氣喝可樂。       

學校開冷氣的條件除了溫度上必須達到三十度,還要經過老師的准許,而他們的代課老師,從第一 天到今天沒有一次出現過,要吹冷氣先找到他們的代課老師再說,連老師都沒看過,冷氣也不用吹了。

「呼、呼~」

旁邊看戲的學姊─榎本貴音,一直覺得他們兩不單純,感覺同學以上又朋友未滿和朋友以上又戀人未滿,你們的關係會不會太詭異了啊?雖然貴音很想這麼說他們,不過自己和遙的關係好像也好不到哪去。

有時候、只是有時後而已,貴音看到遙的臉就會微微的臉紅,然後以各種理由將遙推開,雖然遙覺得奇怪,不過卻用「貴音原來是那麼害羞的人啊。」來帶過,其實遙有種還好沒有被發現啊的想法,讓他不僅捏一把冷汗。

「學姊,妳是熱到發瘋了嗎?」

「哈啊!混蛋你說什麼啊!」

「伸太郎!」

「貴音!」

在吵鬧之中,就過了他們最後一次的暑期補導。

 

 

──之後,還會跟遙見面嗎?

 


「 XXXX年8月13日天氣晴朗,是一個適合出門的好天氣。」

 

──那天,是我與他渡過最後的一天,要是能說出口就好了,我真是笨蛋。

 

「那四個字沒有傳達出去呢‧‧‧‧‧‧」

 

──那天‧‧‧‧‧‧也是我們的最後一日呢。

 

 

「這是怎麼回事!?」

現在貴音的腦子很混亂,他為什麼在這?在‧我‧家。她不記得跟任何人說過她家的位置,由此可見可以推測是誰做的,那個「THE人渣」隨便把別人的地址說出來,貴音心中想著如此狠的發言:下次看到你就跟理事長打報告好了。

貴音看著遙後面的兩人,文乃穿著白色的連身裙還帶著遮陽帽、伸太郎穿著白色T-shirt和淺咖啡色的短褲,他們手上還拿著游泳圈和水槍,這是要去海邊對吧。

令貴音懷疑的事,不只為什麼他們會出現在她家,還有那個出席率不足的伸太郎都要去,他們是怎麼做到的。

「貴音,還真興奮呢!」

「並不是!」

露出半個臉的貴音,做出不要煩我的神情,正要關門時,有一隻腳突然擋住。

「貴音,一起來吧!」

貴音恍然大悟,心想:原來‧‧‧是這樣啊!但是為時已晚,她已經被抓上車了。

伸太郎有點悲慘的看著貴音,因為他們都是用同一種方法逼出來玩的(同伴)人,至於是誰提議出來玩就不知情。

坐在車上的貴音,因為種種原因身心都感到疲倦,要是她沒有打開門就好了、要是沒開門就好了,在車上一直默默的念這句話。

「貴音學姊喜歡遙學長對吧!」

「嗯、嗯嗯。」

貴音被突然開口問這種刺激問題的文乃嚇到,雖然很不想承認,但是貴音是知道她喜歡遙,稍微用含糊的聲音回應,如過直接說喜歡,那豈不是會被前座遙聽到。

「‧‧‧‧‧‧因為這是最後一次啊。」

「什麼最後一次?」

貴音對文乃的最後一次感到疑問,但是貴音又想到文乃會這樣說的原因,文乃說的大概是這個暑假的最後一次見面吧。

「告白的機會!我們要好好把握機會喔!貴音學姊!」

「我知道了!」

因為這是最後一次的見面至少要留下回憶吧,抱著這種心情的貴音沒有想到這就是他們最後的回憶。

 

 

在炎熱的海灘的棚子裡躺著看起來很炎熱的兩人。

「好熱‧‧‧‧‧‧」

為什麼要來海邊,這是貴音現在唯一能思考的事,這麼多可以去的地方,他們偏偏選擇海邊,對於非現充的人來到海邊是一種折磨,看著現充開心的樣子、聽著他們的嬉笑聲,彷彿自己內傷一樣啊。

貴音撇了一眼旁邊躺著的伸太郎,跟自己一樣是屬於非現充一族的,虛弱到不行的體力根本無法玩吧。貴音感覺得出來旁邊的人HP值大概只剩10了,要是在這樣下去十分鐘後,貴音就要叫救護車了。

「久等了。」

  察覺到他們的飢渴和怒氣的遙和文乃,自動說他們要去買飲料直到剛才回來,就算他們不買,躺在棚子的兩個人還是會去叫他們買,沒辦法因為是他們(拖)陪同他們海邊的。

 

於是,文乃和貴音就分別把伸太郎和遙分開來進行他們的「最後一次」告白。

 

夜晚的海邊是一種浪漫,這是戀愛中的少女最喜歡的。不過貴音是非現充的人當然不知道,而且也沒興趣知道。

貴音滿腦子只有「告白」兩個字,要怎麼做呢?直接攻擊嗎?不,這不是遊戲,沒辦法再來一次的。

貴音抬頭望著遙,還是跟去年一樣啊。‧‧‧‧‧‧等等,難道自己從去年就喜歡上遙嗎?現在的貴音十分混亂,還沒告白就被自己何時喜歡上遙的情緒打亂。

「‧‧‧‧‧‧我喜、喜歡‧‧‧‧‧‧遙」

貴音不小心脫口出「我喜」這兩個字,然後停頓了一下,決定繼續把藏在心中的那句話說出來,雖然遙那個字說的非常的不清楚,不過她有把那四個字說出來。

「‧‧‧‧‧‧我也喜歡。」

「唉!?」

聽到遙的回應也是相對,貴音心中非常高興,但是──

「貴音也喜歡烤肉串對吧!?」

貴音突然有種我怎麼會喜歡上你這種人的心情,然後揍一下遙的肚子,氣憤的離去。

 

 

在計畫前他們有說不管有沒有失敗都要在這塊岩石報告「告白」。

貴音遲遲的走過去,看到文乃早就到那愧岩石等候,貴音就小跑過去。

看見貴音小跑過來,文乃和貴音同時開口說「失敗了。」然後兩個人又噗的笑開來。

「文乃,妳為什麼弄得到處都是沙?」

雖然這裡是海邊到處都有沙,但是整身都弄到沙子就有點‧‧‧‧‧‧恩、你知道了。

「嘿、嘿嘿」

文乃輕易的帶過貴音的問題,貴音也不追問下去了。

 

 

──原來這就是文乃說的「最後一次」

 

 

「貴音原來是那麼害羞的人啊。」

『是因為喜歡你‧‧‧‧‧‧』

要是能坦率一點就好了‧‧‧‧‧‧

要是在那之前就傳達就好了‧‧‧‧‧‧

「‧‧‧‧‧‧因為這是最後一次啊。」

 

──我喜歡你,遙

 

 

聽了這首決定虐一下: 【おそ松さん】Blessing【声真似】

天月生日新投: 【MV】 三日月resize / 天月×まふまふ 【原創】


作者廢話:

在7月底還可以在預約一次喲!如果你想要又不介意文筆爛的話〈?

最後一天趕稿的我要死了,沒錯,在天月生日趕你的生日稿。

打到後半部我的肚子痛了起來,我犯了甚麼錯啊!

 

星夜.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星夜 的頭像
星夜

星夜

星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